史話》奇蹟地在寶島團圓──大時代洪流中過臺灣(四)

史話》奇蹟地在寶島團圓──大時代洪流中過臺灣(四)
爱上阴间小娇娘

電影《太平輪》中演出1949年基隆碼頭的景象。(示意圖與本文無關,圖:太平輪電影劇照)

終於,前往臺灣的輪船在大家引頸期盼中駛進了碼頭。衆人一哄而上,擠滿了船艙、甲板和一切可以容身的地方。我媽孤單一人行動不便,被人潮推來擠去,最後好不容易纔擠到了鍋爐房上面甲板的位子,既嘈雜又悶熱。

軍情愈來愈危急,客輪在黑漆漆的深夜悄悄啓航的同時,共軍已經開始用探照燈在海上搜索了,一旦發現了可疑對象,立刻就會用機關槍掃射。客輪開進了臺灣海峽,就在乘客們稍微鬆了一口氣的當口,我媽警覺到懷裡的新生兒似乎有點不對勁,不哭不鬧,漸漸地竟然「斷了氣」,出生不到10天的小寶寶竟猝然去世了!

幾個月來我媽挺着大肚子東奔西走,在大雨中生下了孩子,吃盡了千辛萬苦。此時確定孩子真的死了,我媽整個人終於「全面崩潰」!她的意識與身體頓時分開來了,突然忘記了周圍的一切。根據我媽的回憶,那時她的眼睛看得到東西,耳朵也聽得到別人講話,甚至還記得有人說:「這女人一動不動地抱着孩子半天了,是不是有問題?」但她的意識卻毫無反應,完全掉進「失魂落魄、呆若木雞」的境地。一直到輪船開進了基隆港,她還緊抱着孩子不放,心裡唯一的念頭就是讓丈夫「親眼看看孩子」。

我媽憋着一肚子話要跟我爸說,滿心以爲船一到港,我爸就會在碼頭上等她。想不到,沒有任何人來基隆接她,我媽只好被移轉到一艘軍艦的船艙去等待保證人。按照當年入臺管制的保安規定,如果3天內找不到保證人,所有來臺人員就要原船「遣返大陸」。而我爸那時從臺灣最南端的恆春出發往基隆,不但路途遙遠,還要先到臺北辦一些必要手續,所以到了第3天下午才趕到基隆。我媽這時已經被管制3天了,氣得她「幾乎」要下決心,就是我爸來了也「不跟他上岸」!

根據我爸的敘述,他到軍艦上去接我媽,第一眼看到我媽時,簡直無法把她認出來。我媽那時因爲營養不良而全身浮腫,臉胖得像一團發麪。頭髮、衣服都是髒兮兮的,胸前乾涸的奶水都已經結成了斑斑點點的硬塊,渾身散發出一股奶臭味。最令人難過的是,她手裡還抱着一個死去好幾天的嬰兒。

辦 仙

小夫妻倆經過半年的分離,再見面時恍如隔世,既辛酸又狼狽。面對不可知的未來,兩人沒有喜悅的感覺,唯有「重逢」所帶來的一絲安慰。大時代裡,骨肉親人一旦分離,從此再也見不到面的故事不知道有多少,我的父母卻因爲我媽與生俱來的「勇往直前」性格,而奇蹟般地在寶島團圓了。

红线代理人

離開基隆碼頭,我媽將嬰兒遞給我爸說:「孩子已經死了,你看她一眼吧。」

上無瓦、下無地、身無錢,夫妻倆在基隆一個人也不認識。我爸還能做什麼事呢?他沒說什麼話,接過了孩子,找到一個正在填土的亂糟糟建築工地,繃着鐵青的臉就把孩子給拋了進去。我媽後來常說,當孩子落地時「碰!」的那一聲悶響,就像一個大鐵錘打在她的心版上,永遠也忘不了。

影/警報大作!竹科電子廠晚間傳巨響 「白霧漫街道」騎士嚇壞急掉頭

【本系列完】

本文節選自《塵土上的陽光──海軍左營眷村憶往》,作者:駱雄華,出版:獨立作家(秀威資訊)。

德总理萧兹访华府会拜登 拟讨论部分弹药生产转移至美

重生勇者面露冷笑 步上复仇之路

高速梯品质优 进军海外利器

曾格尔公开真实数据驳造假反击网友 却为一事公开道歉

担忧台湾有事!冲绳演练疏散12万人